2020年12月30日

說散就散

一首說散就散紅到盡頭
連原唱者的鎢絲都抽掉
但定律還在原位
任何有紀念價值的東西
說散就散定律
美好的事物去得比較錯愕
不美好的比較令人安慰
比如一間大企業
慢慢向黑淵滑翔
在適當的時候留着個體面
比延續呼吸的姿態好看
遣散得核突是路人皆見
散水餅仍要低調地乾脆
這裏散係那裏聚
有人就有春秋
春秋把突發描述成慣常
慢慢我們會習慣突然就來
得到很多不期望的
失去以為擁有過的
過去的風光比承諾還虛幻
我們比獌鏝紅藍都可笑
一冠難求
我護照上也有皇冠
倫敦的啤酒特別適合吹水
還是一句:搵日
搵日得閑飲茶定律
這次散到預想以外的角落
再沒有可討論的回憶
回憶反正都不太靠得住
試試着緊些聚散都永恆的
叫做離離流流
叫做來來去去
昏昏 曉曉

20201022

2020年7月28日

無病

無病

一遍一遍又一遍
對身軀的陌生
明明保養得很好
何處惹來的感歎
一點不疑惑的是指數
醫學解畫比啤酒更可親
又回到家長日的上午
比不安更不安的溫馨
又打個冷震。喂大佬唔係
呀醫生咩係飄零
飄飄零零幾十年
瀟灑唔覺唔覺成了晶體
要一克克放上電子磅
下半身比出世手帶更精準
有一日要羡慕人食白飯
老火湯換作例水
方便送藥
呢度寫一日幾多粒話
湊近看純粹係因為謹慎
所有大學問都變成瑣碎無知
宇宙是一點髮線上的灰塵
掃走了掃走了又重生又重生
真相是尾龍骨裏的木虱
用膏藥貼好夢想留低的洞
壯志與烽煙從未發芽
就掛上黑白大頭相
出出入入
前面有度門
想鬥長命就戒多幾樣
但願有痛無病
後面見


2020四月

2016年10月4日

空虛一寫

看着一列列自動轉向的雀仔
麻鷹,大鵰,兇禽,或者
細味着五點五吋的穀糠
蟲蠅,枯草,砂粒
悠然自得
捕捉生活的美好
像自拍
千金難換片刻閑
其實打世牛工換兩年安穩
真係不值得
要在每天每時搾取
冷汗,胃酸,喉沙
然後有多兩格地板
給Bobby睡幾個好覺
伸脷,扮傻,追波
愚子可教也
不直播晒晒命都要出相呃呃like
一對對眼在閃亮
打開窗食啖風
清爽,充實,甘香
聽到烏鴉在街燈上例會
步操,敬禮,讚美,或者
嘗試送人類一些笑聲

2016年8月30日

秋寫

動了
是心裏的渴望
被烙熱
揮拳的暴躁浸釀於汗水
陽光其實不可恨
可恨暑氣悶出個臭來
走喇走喇
月餅愈賣愈早
係怕人忘了是時候
要舉頭望
雲包起了星點點
一點到尾點
帶到舊時的秦淮
陪陪某個潦倒
而今人人不愁孤獨
廿秒到底的通信錄
不需精減
約個時間說說麻煩
談談老闆真係想郁手
發你兩杯啤酒
回謝個拳頭
老友不需要聚舊聽雨
變喇變喇
隨時四街霜遍地
詩意價賤
沒得揮霍了
好像黑到眼澀的頭髮
落一根少一根
明年如果還有
去透透涼
希望蕭森真夠銷心

20160830

2016年8月24日

錄遺言

開始錄音
遺言
講述何謂死心
肯定沒甚麼值得絕望
世界可以反過來
倒出去
(retake唔該)
倒過去
沒有人願意磅一下生命
老師只談學位
學位無關智慧變了謎底
剩下自欺最值得相信
(呢度寫自私)
我說自欺
等同為自私
別誤解譴責或平反
正義可以隨時翻出再定義
例如借錢莫說還本
除非大耳窿
天真才是絕對
對着亂鑽的屍蟲有教無類
唯有說美得看不下去
(美字咬得唔夠準)
美,在你還敢照鏡時就該死
有永遠
有永遠
繼續追
追趕噬咬撕碎
定律迷信科學規矩
奇迹在低頭的時候臨到
大團圓我不會知道
此刻就是終點

請你不要多聽幾遍
免得連悲觀都磨滅
就享受卑賤
不再是人
沒心可死
或者真正自由
不用縫補模糊的心
(終點嗰句之後嚟過,我以為完咗)

20160825

2015年12月5日

有無所謂

有無所謂

咖啡般的雨
纏人的氣味喜歡在你身前
被追趕
以為走得甩
叉出一步又一步
總相信世上有兩種豆
混成叫舒暢
不酸不苦
但有人愛你的討厭
痛無所謂
雨盡了就想吃餐飽
真的餓
你知道
不過為了看煙變盈盈
水變鏽鏽

20151205

2015年11月26日

《獅子山下》

《獅子山下》

你需要聽一些壞歌
便渴望靜下
可以看一看獅子頭
傾兩句廢話
新歌不好聽
詞人寫不好乞食之類
吃朱古力 
今天的裙愈洗愈紅
讀了太多字
不過幾個鐘
鏡就老舊
人家說高堂明鏡
愈照愈短命
有空就多工作
明天放假一了百了
你還伏在那裏是不是
回來我地大家
數數
相遇上
幾多爛曲
愈聽愈好笑

20151126

2015年10月14日

如何辛苦為詩後, 轉盼前人總不如

今日下午畀左個十五分鐘小休自己,閉關看無聊書,就攞撿返來擺左一兩個月的《黃仲則詩選》黎讀下。隨手翻幾篇,其中有些真係好有後生詩人的病態感覺,有少少似讀返自己以前寫的詩。當然,黃仲則的係好詩,字煉句煉,珠璣處處,在下後生寫果D就絕對係爛野。佢有四首好出名的《都門秋思》,在下讀了都覺得有些寒意,但始終未有《秋興八首》畀人果種深縱苦痛。不過有一首《寫懷》真係唔能夠唔抄一抄,最尾兩句如下:

如何辛苦為詩後
轉盼前人總不如

這種胸懷真係要寫,冇雕冇琢,一樣出境界。數大詩人,以後在下會識得數埋黃仲則。

2014年12月12日

卡拉OK

在屋企玩卡拉OK,唔說得上好難,不過都幾煩,同成本可以好高。不過,今時今日玩音頻越來越common,專業技術平民化,乜物都行數碼,屋企唱K,成本可以去到幾百蚊的位:
一支Mic,插落平板或者手機,加個APPS,有得控埋echo升降pitch,唱得。想畀其他人聽埋就接喇叭。最好玩係即錄,第日有得自我陶醉或陶醉人地,仲要有waveform你睇,絕對高逼格。

不過,唱廣東歌都係要有片先得。不知而家要找片難不難?

2014年9月28日

USB錄音咪

近來比較讓在下興奮的科技產品,不是i6 plus,是這:

如果有一天,在下要做流動錄音師,在下希望全身裝備就是一部MacBook,一支RODE NT-USB,一副耳機,啊,還有一隻iLok,基本上手提包都不一定要......你話幾型哩。

當然,如果加多幾百塊來支Apogee好像更勁,還可上到96k。不過在下覺得RODE的黑鋼磨砂更好看,又不用考慮找mic stand夾wind-screen的問題,況且很多時候用不著96k;還有,別以為人人都知Apogee是甚麼。

總之,搞錄音,最要緊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