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23日

悲壯足球

英雄:捷克科特迪雅

世界盃才到了第三輪,不過已有好幾個場面把人的情緒牽動得起伏不定。
其中一次是捷克的路斯基技驚四座的演出,如何點燃了捷克的希望,也讓世人回憶起東歐足球的華麗;讓人想起史岱哲哥夫的左腳大炮、赫傑的馬勒當拿式盤扭。
一次是阿根廷的6-0狂數塞黑的比實,讓人有個最後的機會憑弔一下南斯拉夫這個足球王國。

不過在下在本屆感到的第一次哀傷上湧,是在6月17日科特迪瓦對荷蘭一戰中。
荷 蘭在本屆是其中一隊十分乞人憎的球隊:沒紀律、沒球員道德,也沒有服眾的表現。他們的踢法是眾多球隊中最陰險毒辣的,常常「抽」對方球員「水」;奇在球證 總是妄開一面。如果說沒有「球星優惠條例」,那麼球證們真的該自廢雙目──反正是白長在鼻樑兩旁的。仁慈──對荷蘭的──正是科特迪瓦悲劇的成因。
在對荷蘭一戰,科特迪瓦以驚人的成長速度,把荷蘭打得落花流水,可是最後卻以1-2僅敗。這實在不是科特迪瓦的錯,如果球證是眼明的,科特迪瓦早就得了至少兩個十二碼。球證是神,不過不是上帝,所以他們的每個決定都可能有錯。而科特迪瓦就光榮地死於「非人之手」上。
如 果說科特迪瓦的缺憾,老實說,他們倒沒犯過甚麼錯的。他們的不足就是在他們「天真」、「唔識詐」和「幼嫩」,這些都是非戰之罪,只是面對著陰陰濕濕的荷 蘭,這些「原罪」就被放大了。他們的球員如果每次殺入禁區後都會像洛賓那樣不停跪拜真主,異常虔誠的不用提醒自覺地五體投地,臉作悔恨無比之極苦傷痛狀, 口中呼喊「呀啦」;如果科特迪瓦每個球員都會像高古那樣對正對手死腳跺下去,然後一臉茫然,毫不知人間有羞恥事;那麼,最後一場分組賽時,荷蘭也許不至於 任由阿根廷表演進攻藝術,而不思在死敵面前搶個頭彩。
荷蘭的出醜,總算讓科特迪瓦的悲劇有個完滿的結局。

另一場讓在下心有戚戚的,就是昨晚意大利2-0贏捷克的賽事。
最好看的,是完場後一眾意大利球員和隊中職員主動出場和尼維特(Nedved)擁抱。他赤裸的上身,仿彿透現著和捷克主場球衣一樣的棗紅,那是布拉格的顏色,一種天生與壯烈有關的顏色。
捷 克本來是一隊讓人充滿期待的球隊,不過就因為犯下了輕視對手,這個強者專利的錯誤;還有就是因為前線傷兵太多,一直未能以十足戰力出戰,因而敗給年青力壯但沒甚隊型的加納,就此埋下出局伏線;最後在實力深不可測的意大利「好朋友」腳下力戰而敗,黯然出局。因為一個小錯,加上時機際遇的最差組合,造就這支悲劇球隊的成功演出。
在下一向欣賞的尼維特、真高拿、加拉錫、普波斯基等構成的捷 克黃金一代,就此結束了他們本次,也是最後一次的世盃之旅。而送別他們的,正好是一眾來自祖雲達斯、AC米蘭的球星朋友。最讓人心痛心動的當然是前歐洲足球先生尼維特,他曾因停賽而錯過歐冠盃決賽,大家都相信如果他有份上場的話,九十分鐘內祖雲達斯已解決了AC;這是他球員生涯的一齣小悲劇。而昨晚演完的,是大悲劇。據說尼維特在德國也要安裝一條 私家意大利電視頻道,這次他在一眾「第二鄉里」的懷抱中完結他的流浪之旅,也許是最完美的;能夠在世盃比賽的球場上,與親密戰友來一場生死之戰,施盡渾身解數,以他的招牌中距離怒射,讓同屬一個球會的保方撲至「碌晒地」,然後戰 敗、破碎,最後帶著好友F. 簡拿華路的意大利球衣回捷克。這樣悲壯的結局,應該能使尼維特無憾了。
假如祖雲達斯真的降班,那本場可能就是尼維特最後一場職業賽事;或者,至少是最後一次在頂級實事中演出了。那麼這場悲劇,就更值得人回味,也更完美。

下一幕悲劇的主角如果由朗拿甸奴來擔當,那今屆世盃的「欣賞指數」就會達到巔峰。

6 則留言:

Princess 說...

但係我覺得科特迪雅的隊長也很陰濕,科軍在對荷蘭一仗表現出色,本應雖敗猶榮,可是杜奧巴一時失控,竟在無球在腳的情下推撞荷蘭中場雲邦美,並出陰招伸手「偷襲」對方的「重要部位」。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4ImFGJRRoE&search=Drogba

野人 說...

雲邦美那場打得雖然茅,但這下還算有點品......如果是洛賓,已經倒地不起了。

雲邦美一向狠辣攔截不多,但總是在球證不太為意時對對方毛手毛腳,或意是出些動作小,殺傷力大的陰招。例如漫不經心的在對方腂子骨上加幾個釘印。

柏金、尹佬後繼有人了。

凡鳥雛 說...

前天約了老師吃飯,他說看世界盃可以領悟很多人生哲理,看來……果然。

可是半夜三更世界盃才得播,我想不會有什麼精神看了。

野人 說...

所謂的睇波學做人,是不實際的,因為看完球賽,自然會甚麼都忘掉。

在下反而著眼於足球的「公共性」,大概就是大家說的「足球共同語言功能」。雖然不是人人都喜歡睇波,不過對很多不同社會階層、不同年齡的人來說,只要大家都睇波(自己會不會上場踢倒不重要),大家就「有偈傾」。對於「求同存異、和而不同」這個交流的理想,足球是當中一個十分有用的中介。它能夠把人與人的距離、文化的異差,甚至貧富之別,大幅收窄至一個球場上,甚至一個很「飄」的皮球上,那是一種和人的終極理想很接近的境地。可口可樂那個動畫廣告,說的正是這點。

也許足球運動已經變質,成了商品、話語。不過這些全部都成了強化足球語言的公共性的助力。沒有這麼多假波、怪哨,人更難察覺大家球迷真正追求的「體育」到底是甚麼,也更難理解何謂體育精神。所以,在下是不反對保留場上的人為錯誤的。

凡鳥雛 說...

話雖有理,但可推出麻煩理論﹕政治、戰爭上的「人為錯誤」有公共性,令人察覺人生真正追求的「真理」是什麼。

野人 說...

事情有時就是這麼弔詭。不過在下是相信世上有終極的真理的。但缺憾和缺席並非真理倚伏之處,卻可以成理通向真理的其中一個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