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3日

講講野

在下一向是個不善辭令的人,但偏偏從小到大有很多機會要講話,這是挑戰,又是訓練。如古人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也許將來在下會成了一個靠把口搵飯食的人,或靠把口統率群眾的人,就如Hitler。 一提到Hitler,就想起「《但以理書》南北爭霸內容表解」的最後部份,希望今晚有時間把它完成了,明天send出去給弟兄姊妹。

上週六出席了文律《尋找消失的花園》發佈會,也不知該不該說「出席」,因為在下就是嘉賓主持之一。我們的講論形式是在下與作者對談,主要是說說他的創作路是如何走的,大家對書的看法,賣賣廣告,胡胡鬧鬧的(胡鬧的主要是在下)個多小時。相信總結來說,這次發佈會是成功的。 在下其中一個主力論點是文律作品表現的「一次性」的關懷,後來,早幾天讀文律寫的《天工開物》書評,才知他原來曾用類似的論點來評董啟章,這才使在下驚喜大家對文學的觀感的相似。

在發佈會上與思媛重遇,談回一些舊事。我們是開平時代(這當然是指在下人生中的一個時期,歷史上不會有一個開平時代;而開平時代的繁盛自從在下出走之後,就沒落了)的同班同學。她說當初在大學文學獎頒獎禮上看見「蕭嘉裕」的名字時,是很疑惑的:一個天天踢膠波仔,胡胡混混地上課的學生,怎會玩起文學來了?在下會走上文學創作路,確實是有點不可思議的,在另一個可能的世界裏,蕭嘉裕不會成了野人,而是一個CEO,寫一篇詩的時間的浪費,足以讓世界重淪1929的境地。

昨天又要上台講話,是做訓練班的演講練習,僥倖達標了。由昨天起,會眾多了一位監督,兩位助理僕人,師父國雄終於守得雲開,成為助僕了,這實在是對他的努力和服務的肯定,可喜可賀。

7 則留言:

琪琪 說...

喂喂快d icq add我丫~~

阿律 說...

多些人為會眾服務是好事。^^
你趁有空便快點寫好那評論吧,放久了就涼啦。

野人 說...

琪琪:
在下不玩icq多時了。遲些fix 好了電腦後再add你喇。

Princess 說...

野人:
忘了在那天告訴你,謝謝你的演講,很精彩呢(嚴格來說是教導演講)!

野人 說...

哎喲,妳也來了。幾時打排球呀?

Princess 說...

就今個禮拜日啦!地點花墟球場,賴家幾個都應承在會來,邀請你和你師傅也一起來吧!

野人 說...

好呀。國雄如無變挂的話也會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