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30日

討論區

近日才發覺,要在教城當一個討論區主持有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在下管理的「創作及閱讀討論區」裏,米米兄近日不知受了甚麼刺激,突然走上來對香港詩壇窮追猛打,同時又有一兩名有類似看法的人一起就某本詩刊開炮。雖說他們的炮彈沒甚麼威力,對很多人來說連抵擋也可以省下──是的,如果在別的論壇或Blog,那樣沒有backing的攻擊一下子就會被瓦解;雖然他們是有Normandy勇士般的不屈鬥志的,和本地某群詩人一模一樣。

不過討論爆發在給中小學生討論的「創作及閱讀討論區」裏,情況就麻煩得多。中學生總是沒甚麼見識的,就會以為香港的詩真是那樣,然後便對本地詩歌嗤之以鼻,最後就是不讀詩又不學詩。這就是關係不小的事情了,因此,在下才接招。

如果在下不是主持人,那還好,可以破口的大罵一輪再加上恥笑,讓他們的憤怒升給至無賴式漫罵(其實那種兜著圈,迴被對方攻擊然後不停找新火頭的打法,算不算無賴呢?),那就一切都自然完結。可惜在下是主持人,不能狠狠的插他們,便使得火不停的燒,又只能看著他們不停在外圍點新火頭。

這兩天不知從哪兒惹來了幾位勁人,對整筆討論留言狠狠的插,實在爽快。暫時在下都不打算再為那些無聊討論再發言(反正再贏多少round對手都不肯服輸的,也不肯讀書),且看他們還會怎樣搞下去。

2 則留言:

阿律 說...

我是偶然發現那場罵戰,怎知昌、淮信(你不知道他是誰我下次告訴你)、鄧皆以出擊,而我這陣掩護炮火才珊珊來遲……
但既然有人上來搗亂,我們也不能不做點事吧^^。

野人 說...

淮信就是間唔中又改下名那個月台人嘛。

那兒一直炮火隆隆,不過其實沒甚麼看頭的...直到昌殺入來急攻某些人。大概是他們嬌生慣養,何曾在筆戰中受過如此「中point」的攻擊?所以就立時翻面了,之後的,完全變了罵戰,非常好看......

全局最中point的論點已由鄧女士的最新留言中爆出。